公司概况
产品展示
联系方式
  • 地址:泸州市江阳区黄舣镇(酒业集中发展区)聚源南路18号
  • 联系电话:0830-8951800
  • 传真:0830-8951808
  • 李经理:15228218111
  • QQ:845440610

浓墨书香

文章来源:泸州启航科技有限公司   发布时间:2018-3-29 15:29:08   浏览量:[]

    

——我的家风故事


    自小随爷爷在浓墨书香里泡大,爷爷诗词、书法名重一方。家里有张特别长的红木书案,每在爷爷泼墨挥毫时,我就蹭在书案角静静地看。磨墨是道精细活,总是见他先缓缓地滴入几滴清水,润润干楬的砚台,再用他纤长、皱巴的手指握住墨条一端,墨条随他的手腕温柔地晃动、砚台慢慢地开始润泽,由干灰变得浸黑,一屋浓浓的墨味儿却也久闻不觉臭。直到清水变成墨汁,我才有伸手接下墨条想替他磨的欲望。可爷爷却从不放手,交待磨墨轻重、快慢要适中,不可斜磨,也不能直推,更不能随意乱磨。我曾偷着尝试,几经折腾,才发现磨墨却实不是看起来那般容易,没有耐性、不为习书,磨出来的不是墨汁,写出来的只是文字。爷爷每次提笔前总是将笔尖放在嘴里抿一抿、舔一舔,奶奶看到总会满脸嫌弃,我猜测他是尝尝狼毫的柔度。作为他唯一的观者,不管幼时的我是否能懂其间的妙趣或博大精深,爷爷总喜欢一边书写一边讲解,起笔、转锋,平仄、韵律,颜体、柳体,行书、楷书……他写得自得其乐、讲得津津有味,我则听得遥远、陌生,耳熟,却不能详。
    亲自少年时酷爱书法、文学。少年的我,一趁父母不在就翻箱倒柜,总能寻找到“宝藏”。自今没让父亲知道,曾偷看过他多少本被杂志社退回的小说手稿,以及还未寄出的电影剧本,一页页公正的钢笔字,寄出的是希望,不灭的是梦想。发现父亲再度挥毫是他退休后的事,宽敞的书房被母亲收拾得整洁明亮。可书桌却比爷爷的书案小了一半,父亲把它挪在了窗前。每到下午,阳光正巧穿过窗户扫在桌面上,正是伏案习书时,留一弯背对人间烟火。父亲的书桌上小楷、中楷、大楷,软毫、硬毫挂满一排排,唯独没有了砚台。如今,习书者不必再亲自磨墨,随意取个瓷碟,按需取量,将现成的“一得阁”倒出即可。墨汁大概也是加了香精,不再有那股浓浓的墨臭味。猜想每泼墨挥毫时,父亲是孤独的,但并不会寂寞。成年的我没有时间见证,也从未参与过他的哪次习作。偶尔回家时,看着书房里或悬挂、或裹卷、或折叠起来的一幅幅作品。不时给予一些赞许,聊以慰藉他不该衰老的心。
    幼时的我,也曾效仿父辈们试着从一点、一横、一撇开始,终因缺失了耐性、恒心,而不了了之。长大后,再度跟风临着庞中华,步入喧闹迅捷的网络时代。今天,键盘、鼠标替代了钢笔,省下了笔墨纸砚,却也退化了书写能力。办公桌上只剩下签字笔,毛笔更是已经淡隐。父辈们的熏陶下,耳濡目染,我却没能将习书练字之好传承。望着日渐潦草、生疏的文字,总会心生愧意。然而,字虽写不好,却将“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” 铭刻于心。随年岁增长,心开始沉静下来,工作之余,也会临摹一页吴玉生钢笔字,顺势假意书写几句内心愁苦,对爷爷思念之情猝不及防跃然于白纸黑字间,那份断不了的牵挂深入骨髓。浓墨书香里,祈祷厚重的血脉亲情能如此一代又一代延续,永不消逝。

2017年4月5日